富士达前路在远方

来源: | 发布时间:2019-05-23 02:57

  如果不是对自行车产业有所了解,人们很难将“邦德富士达”这个混搭风格的品牌,与全球最大的自行车制造商联系在一起。更猜不出产量高峰时,全球每五辆自行车中,就有一辆出自这家以代工为主的民营企业。

  “邦德富士达”——欧美范儿的名,日式风格的姓,竟契合了全球自行车产业的流动方向:从欧美到日本,从日本到中国台湾,从中国台湾到大陆……天津富士达自行车有限公司,成为全球产业转移的新高地。

  距离富士达静海厂区5公里,就是台湾品牌捷安特的工厂。两岸代工巨头齐聚“津门”,前者在规模经济和生产成本的驱动下,打造出全球最强大的自行车制造能力;后者自30多年前从全球代工转向自主品牌,将营业额做到了全球第一。

  从代工模式到品牌路线,并非两条发展路径的选择题,而是一场转型升级的淘汰赛,推动全球自行车产业重新洗牌。富士达与捷安特的跨期“对话”,为深刻诠释经济全球化和推动高质量发展,提供了独特的参照系。

  “巨无霸”也有焦虑

  如果继续选择代工,就意味着需要不断抢单,先要“吃得饱”,还得“睡得香”,企业也需要像人一样成长

  刘阳从楼道里推出许久未用的山地车,鞍座和车架已经布满厚厚的灰尘,还有新近落下的杨絮。过去两年,他通常选择共享单车解决3公里通勤。

  “现在车况都不如过去了,费用涨了不说,早晚高峰还经常扫不到。”他解释道。

  小刘住在北京海淀区一处老式小区里。这辆重返征程的山地车,是朋友前几年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。虽然也骑过一段时间,可车架上一串字母“BATTLE”,他始终都不知道怎么念。

  “原来是邦德富士达!”听过“BATTLE”中文译名后,他还是感到有些意外。

  原来街上人们经常骑行的小黄车,大多也来自富士达。

  2017年,富士达和小黄车合建共享单车研发中心。与此同时,为了帮助小九龙娱乐代理怎么样? 黄车“攻城略地”抢占市场份额,富士达还将为欧美品牌代工的部分产能转向小黄车。

  这一年,富士达董事长辛建生意气风发地宣布,有了小黄车的订单,站在共享单车风口上的富士达,全年产销量将突破2000万辆大关,占到全球20%以上的份额。

  即便没有共享单车的泡沫,富士达也早已是行业巨无霸。

  从1992年成立,这个天津市第一家获批自行车整车生产的民营企业,用了20多年时间,成长为全球最大的自行车整车制造商。

  2014年,富士达自行车产销量突破1000万辆。在国内,他们主推“BATTLE”品牌;在国外,他们为Specialized、Trek、Cannondale、Scott、Bianchi等知名品牌代工。

  “几乎所有世界一线品牌,都是我们代工的客户。”吴锦程颇为自豪地说。

  吴锦程的成长轨迹,与富士达的发展历程高度重合。1993年入职,从基层岗位做起,一直成长为富士达天津东丽厂区的负责人。在富士达的高管人员中,这样的故事并不新鲜。

  天津是中国自行车的制造中心。共享单车海量的订单,首先落到了这里。公开资料显示,共享单车“风暴”之后,小黄车拖欠富士达的尾款约在3亿元左右。

  依托强大的制造能力,以及多年代工形成的产业链整合能力,富士达只是“闪”了一下腰,仍有机会吸取教训。

  在被誉为“中国自行车电动自行车之都”的静海区,富士达投资15亿元新建的厂区,面积接近100个标准足球场,26个生产车间整齐排列。

  “我们只有4个车间生产自行车。说实话,一辆共享单车的利润才5元钱。”静海厂区负责人岳明君开着一辆越野车,指了指眼前空旷的厂区说,“虽然叫自行车之都,自行车也不是我们业务的全部。” 

  “大胃王”一样的富士达,如何“吃饱”是实实在在的焦虑。

  岳明君还有一个头衔是“天津富士达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”,他并不讳言这是竞争订单而量身定做的,“我们争来了迪卡侬的自行车订单,一年5个亿。为了方便外资验厂,才专门成立一家新公司。”

  富士达还依托多元化经营,对冲订单下滑带来的影响。静海厂区的铝型材项目,投产五个月就实现收支平衡,2020年将达到3万吨加工能力;碳纤维车架项目目前略亏,但趋势向好……

  巨无霸富士达的焦虑,正是捷安特30多年前的焦虑。

  20世纪70年代,全球性的石油危机催生自行车骑行热。当时,许多欧美国家从日本进口自行车,随着需求激增,订单逐渐流向台湾。一时间,台湾涌现出大量自行车制造企业。

  1972年,台湾人刘金标创立巨大机械公司。到1981年创建自有品牌捷安特时,巨大机械已经是台湾地区最大、亚洲规模第二的自行车代工企业。

  据捷安特(天津)有限公司总经理郭芳城回忆,即使拥有全球领先的自行车制造能力,巨大机械依旧缺乏安全感。

  “如果继续选择代工,就意味着需要不断抢单,因为客户总是会选择比你更低价格的代工厂。”这位台湾高管笃定地认为,选择长远的目标往往最艰难。

  先要“吃得饱”,还得“睡得香”,企业也需要像人一样成长。

  代工也是一条学习通道

  捷安特和富士达等代工企业的区别——捷安特专注于用户需要什么,而不是专注同行在做什么

  捷安特的天津工厂和富士达静海厂区,相距10分钟车程。

  梳理这对邻居的发展脉络,1992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,注定写进中国自行车产业的历史。

  这一年,辛建生开始招兵买马,从销售中华阿米尼自行车转型建立富士达;这一年,来自台湾的捷安特,为进入大陆市场作最后的准备;这一年,邓小平南巡,掀起新一轮改革开放的热潮……

  沿着各自的路径,富士达产能数字不断飙升——60万、120万、500万、1000万、2000万。

  “开车太快,走路太慢,骑自行车才能留住人生的美好风景。”刘金标在其回忆录的开篇中写道。

  1993年,捷安特在昆山设厂,深耕大陆市场,逐渐领略市场开放的美好风景。截至目前,捷安特8家工厂有5家位于大陆,贡献了其半数营业额。

  对比富士达高达90%的代工率,捷安特代工营业额仅占三成。

  从OEM到ODM再到OBM,捷安特都是被“逼”出来的。站在品牌之巅,回望代工之路,捷安特人终于看出,这是一条重要的学习通道。

  郭芳城认为,通过代工能学到先进的设计理念和制造工艺,确保自己始终站在行业前沿。

1 2 共2页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c668899.cn/information/show/1235809.htm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